心中常有一朵莲花,俗念必会敬而远之
本文摘要:有段时间,在我上班的途中,常常会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人。 他松松垮垮地坐在公用木凳上,拉着那把破旧不堪的二胡。 目光忧郁、倦怠,无精打采。面前摆设着残破的搪瓷茶缸,

有段时间,在我上班的途中,常常会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人。

 

他松松垮垮地坐在公用木凳上,拉着那把破旧不堪的二胡。

 

目光忧郁、倦怠,无精打采。

面前摆设着残破的搪瓷茶缸,里面零零散散地堆放着碎钱。

 

太阳升了落,落了升,可他的形象雕像般立在那儿,丝毫没什么变化。

 

时间长了,看得久了,我竟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

在一个行人稀有的雨天,我撑着把伞从他身旁走过,顺手朝他那只搪瓷缸里丢了二十元钱。

 

然后慌慌张张地逃离了。

 

我为我们的“壮举”生出无限的感慨。

 

再从他身边走时,腰杆变直了,头也抬得高高的,好像理直气壮起来。

 

感觉他应该对我表达出感激之情。

 

对我顶礼膜拜。(励志语录网 www.lz16.cn)

 

然而,我还是不敢看他,仿佛又怯怯的。

 

说不出为何。

 

终于有一天,我的目光与他对视起来。

 

就那样一瞬间。

 

我原以为那应是热切、期待、充满光芒和色彩的见地。

 

可是,我错了,我看到的分明是冷漠、呆滞。

 

当然还有倦怠。

 

这个时候,我对我们的所谓“壮举”悔恨起来,感觉到对这种人的施舍简直就是对自己人格的污辱。

 

我的内心渐渐不可以平静,每当看到他便会生出厌烦的情绪。

 

工作繁忙,这件事非常快便抛之脑后。

 

但忽然有一天,路旁的公用木凳旁竟没了那人的踪影。

 

我有的愕然,心中忐忐不安,变得空空荡荡的。

 

我猜想他是否会让人赶走,是否得了某种疾病,或者……

 

他变成了我日常的组成部分,这是我出乎意料的。

 

说实话,他渺小卑微。

 

像尘世间的一粒灰尘,路人向他投来的是鄙夷的目光,寒冷、饥饿、贫穷是他的守护神。

 

他是这座城市的多余人,毫无尊严地生活在大家中间。

 

这种人,我还应该向他索取感恩之情吗?

 

我急不可耐地盼望他的重新出现,感觉就算有人告诉我他的行踪也好。

 

只须他还生活在世间。

 

但没,我悬揣的心被岁月的烟尘遮蔽得麻木起来。

 

感觉他永不再现或许正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

我忽而对自己以前的那些想法警觉起来:我有哪些资格对他有所企求。

 

我改变了他凄苦的运势了吗?我拯救了他的灵魂了吗?

 

确切地说,什么都没。他的苦难生活依然苦难,精神的重压和折磨或许变得更为残酷。

 

我愈来愈心神不宁,如坐针毡,一种前所未有些苦闷之情时时袭击心头。

 

我为过去的自私感到羞愧,期望能当面表达歉意。

 

但那个已经整修得一尘不染的公用木凳上依然没他孤单的身影。

 

我把我们的想法告诉远方的朋友。

 

他轻描淡写地应着,满不在乎地答着,不置可否地回着。

 

终了,幽幽地说,世间不都是如此吗?

 

我并不认可他的说法,想开出很多事例来反驳他的看法,终因心中的雾霾太为厚重,只好作罢。

 

多年后,去另一座城市出差。

 

出了喧攘的车站,沿街而行。

 

潮润的海风迎面吹来,给这炎热的夏天带来很多清爽。

 

不经意间,我听到了凄婉的二胡声,这让我突然想起了那位衣衫褴褛的中年人。

 

我循声望去,惊讶万分。

 

是他,在我脑海不只一次重现的中年人!

 

他衣衫齐整,左手握住琴杆,右手拉动琴弓,神情专注,目光清澈。

 

那缠绵悱恻、凄厉哀怨的声音正是从他那儿缓缓地流淌出来。

 

看着他周围那些聚精会神的听众,我心中那块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石头终于落地。

 

我可以不问他的过去,不管这中间又出了什么事。

 

但有一点我可以判定,他的将来一定会比今天还要美好。

 

我终于可以释然于怀了,不再为自私的魔念所拖累,心中仿佛顿时盛开了一朵洁白的莲花。

 

那样纯洁,那样的雅静。

 

生活天地间,难免会产生各种俗念。

 

禅宗说得好:“身似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

 

是啊,当大家的灵魂蒙上俗世的尘埃。

 

可以常常反躬自省,问一问,我还是那个过去的我吗?

 

心中常有一朵莲花,俗念必会敬而远之。你有,我有,他也有,这个世界会变成美好的人间。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