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没法去景区玩了。”她提出去医院的想法,“领队让我去酒店老板送我们就医,他们马上就要出发了。然后就急着离开了。”

  同行的团员坐上大巴离开,田雯雯自己晕晕乎乎地来到941acc0b6ab904642102329d1543e71c,却看不见一个人,“也不道老板在哪个房间。”她回到房间里,在上查号后拨通了甘孜州旅游局的电话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旅游局相dfeb9c8227880f890cb9553d2894c83271cd0a4db05c96f6bfd033dd9b48bde6赶到,把她送到医院。在医院里,输氧小时左右,医生劝诫她赶紧成都,“医生还说不然很危险。”

  酒店房里,她“觉得自己还不行”,便订下机票,4日一早,从丁机飞回成都。与她一起的,还来自上海的另一名出现高原反应女游客。

  “原先行程是先到海拔2850米的海螺沟,再到海拔3750米的稻城。但是行程被改,到稻城,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有一个过渡。”田雯雯认为,这也加重了她的高反症状。

  此外,她认为,游玩高海拔地区,俱乐部应有相应措施方案,还应该有业导游和救护人员。“这样高强度的行程,只有一个没有导游资格证的领队不妥当。”